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以制度开放引领高水平对外开放

开放激发动力,开放带来活力。日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推进制度性开放,落实外资企业国民待遇,吸引更多跨国公司投资,加快重大外资项目落地。推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

图片:新华社

“会议增加了‘促进制度开放’的表述,强调中国的开放是可预测的、透明的,更加注重高水平、高质量吸引外资,实行外资进入后的国民待遇。”商务部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确定持续扩大高水平开放的优势点

在新发展格局下,我们将继续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副主任罗玉泽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着力抓好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积极参与多边和复边协定谈判和规则建设。二是积极推进制度性开放,提升国际经贸规则水平。三是确保复杂形势下高质量利用外资稳步增长。四是推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第五,利用好自由贸易试验区、自由贸易港等开放试验区和功能区。第六,利用好广交会、消费博览会、交易会、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CIIE)等全国性展会的贸易促进作用。

制度开放是实现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核心。罗玉泽表示,中国已经申请加入CPTPP,DEPA、RCEP将于明年初生效,中国也在积极推动完成审批程序,如《服务贸易国内规制参考文件》。无论是执行现有协议,还是谈判高标准经贸协议的要求,都需要加快对标的相关工作。

“推进制度开放迫在眉睫,具有重大现实意义。”根据白明的分析,第一,RCEP明年年初生效,第二,海南自贸港虽然已经挂牌,但还没有通关,要抓紧创造通关条件。在高质量发展时期,要加强对外开放的制度体系设计,加快构建符合国际通行规则、制度、管理和标准的制度体系和监管模式,落实高水平贸易投资便利化政策,积极参与和推动经济全球化进程。

白明认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吸引更多跨国公司投资,加快重大外商投资项目落地”,有力回答了“要不要停止外商投资?”今后,要在保持外资总量基本稳定的基础上,不断优化利用外资结构,不断提高利用外资质量和水平。

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对外投资规模持续增长。我国实际利用外资从2001年的3880亿元增加到2020年的9999.8亿元,增长157.7%。2021年前11个月已突破万亿元大关。与此同时,中国对外投资的质量也在不断提高。高新技术产业实际利用外资从2001年的554亿元增加到2020年的2962.9亿元,增长了4倍多。今年1-10月,达到2973.8亿元,占我国实际外资的比重从2001年的14.3%上升到31.5%。

随着过去一个世纪前所未有的变化的加速演变,中国利用外资的情况变得更加复杂。罗玉泽强调,要坚持做好自己的事情,严格执行《外商投资法》,保障外资合法权益,深入推进“简政放权、加强监管、改善服务”改革,提高营商环境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水平,不断减少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提高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吸引更多跨国公司来华投资,为重大外商投资项目提供快速通道,加快实施。

商务部外资司副司长孟华亭近日公开表示,商务部将加快修订发布新版中国及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放宽外商市场准入,全面清理与《外商投资法》及其实施条例不一致的规定,加强对重点外资企业和项目的服务保障, 从而推动一批在谈项目尽快签约、一批已签约项目尽快开工、一批在建项目尽快建成投产。

高质量建设“一带一路”成为亮点。

从理念到实践,从愿景到现实,“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八年来,建设成果惠及亚洲、欧洲、非洲乃至全世界。

数据显示,8年来,中国与140个国家和32个国际组织签署了206份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建立了90多个双边合作机制。中国与日本、意大利等14个国家签署了第三方市场合作文件,相关合作思路和主张写入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上海合作组织等重要国际机制成果文件。截至2021年9月,中国与沿线国家货物贸易总额达到10.4万亿美元,对沿线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超过1300亿美元。2013年至2020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货物贸易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提高了4.1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已向11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超过17亿剂新冠肺炎疫苗,并与30多个国家启动了“一带一路”疫苗伙伴关系倡议,为全球抗疫合作和经济复苏注入了强劲动力。

罗玉泽认为,经过8年的不断推进,“一带一路”已成为全球经贸合作的重要平台,其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合作理念显示出强大的吸引力。未来要适应低碳、绿色、数字化、透明的发展趋势,提高“一带一路”工程建设质量,促进“一带一路”稳定和深远。

“在过去的八年里,合作、共建、共享的原则非常重要,这就是为什么‘一带一路’已经从一项国家倡议成为世界共识的原因。”白明认为,只有不断推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形成合作、建设、共享的良性循环,才能爆发更大的溢出效应,使之成为受到更多国家和地区欢迎的国际公共产品。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